男子酒后打110叫警车来接被拒 大骂警察被接去拘留


3月29日12时至24时,无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截至3月29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416例,治愈出院病例396例,治愈出院率95.2%。 

意大利的疫情防控并没松懈。

作为意大利“一号病人”来源地,伦巴第大区拥有更高的人口密度,在疫情初期面临的形势也比维内托更恶劣。但一些专家指出,两个大区在面对社区传播时做出的不同公共卫生决策对疫情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而伦巴第则采取了一种更保守的防疫方式。到3月20日,意大利施行最严厉封锁的前一天,该大区实际检测人数只有维内托的一半,并且不检测无症感染者,在追踪病例、家庭隔离和监测上的资源投入也非常有限。伦巴第的防疫思路是“以病人为中心”,维内托的政策则是针对性很强的“以社区防疫为中心” 的传染病流行防控模式。

疫情之初,意大利向欧盟寻求医疗资源帮助。但法国和德国政府却发布了对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的出口限制令,其他欧洲国家也未回应欧盟委员会的呼吁。意大利政府只能从域外的俄罗斯、美国、南非等处,寻求获得急需物资。

但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意大利防疫政策陷入“没有在阻止病毒传播,而是在跟随病毒传播”的状态。

地中海生物医学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员、意大利环境医学会副会长普里斯科·皮希泰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照我们的模型推算,意大利全国范围内的峰值恰好在3月底。”此外,如果新感染者的数量因过去几周政府的严厉限制措施而呈规律性地持续减少,疫情可能在2020年6月结束。

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出,欧洲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了一些企稳的迹象,意大利和西班牙疫情有可能正在接近顶峰,欧洲几周前开始实施的封锁措施开始见效。

在伦巴第和维内托两大区采取封锁措施后的第一周,有4.7万意大利民众因“没有正当理由”外出而遭到警方罚款。

欧盟委员会也成立了疫情应对小组,欧盟主席冯德莱恩亲任组长,宣布目标为“确保整个欧洲有足够的防护设备和医疗用品供应”。